99re热这里有精品首页播放

  1. 簡體中文
語言入口:
健康園地

中國地下水汙染現狀

发布者::XKYJK   发布时间: :2013-06-27 11:15 浏览次数: :

地下水雖屬可再生資源,但地下水更新和自淨非常緩慢,一旦被汙染,所造成的環境與生態破壞,往往長時間難以逆轉。

“山東濰坊許多企業將汙水排到1000多米的水層汙染地下水”引發社會各界關注。國家經濟發展迅速,但是治理汙染的投資跟不上,據專家推算,根據中國的經濟發展速度,環保的投入應當占到GDP的2%以上,才能夠保持現狀;必須達到2.5%,或者3%以上,才能使環境有所好轉。而國家環保的投資從來沒有達到2.0%,最高只有1.5%1.6%左右。

北京公衆環境研究中心負責人馬軍表示,中國目前水資源所面臨的形勢非常嚴峻,地表水資源受到了嚴重汙染,特別是在中國城鎮地區情況更爲嚴重。現在存在這樣的態勢——當地經濟越發達汙染越嚴重。北方的海河、淮河和遼河,這些地方的城市工業發達、人口密度大,地區汙染尤爲凸顯;在南方太湖流域、巢湖、滇池,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汙染。“我們在關注GDP增長的時候,實際上在付出非常昂貴的環境成本。”

哈爾濱松花江,汙染非常嚴重

企業排汙致重金屬汙染

在地表水資源不足、且部分汙染嚴重的情況下,地下水曾被認爲是清潔穩定水源。根據《地下水汙染防治規劃》,在全國655個城市中,400多個以地下水爲飲用水源,約占城市總數的61%;北方地區65%的生活用水、50%的工業用水和33%的農業灌溉用水來自地下水。在沒有新水源的情況下,失去了地下水也就意味著生存危機。

據南方新聞網報道,網友作證稱:山東廣饒大王鎮造紙廠是典型的地下排汙,用壓力泵把造紙的惡臭毒水排到地下水系裏。“企業汙水直排地下”現象引起很多人的共鳴。諸多網友痛陳家鄉見聞:家鄉的水已變質,親朋和鄰裏多人患上癌症,一些地方政府漠視企業違法排汙。

不法企業將未經處理的汙水直排地下的行爲早有先例。有媒體調查時發現,除了挖滲坑、滲井偷排外,爲了躲避查處,有的企業用高壓泵將大量汙水直接注入地下。遺憾的是,這一現象似乎並未引起政府和公衆足夠的重視,地下排汙也沒有得到有效遏制。去年春節期間發生的廣西龍江河镉汙染事件,肇因就是一家企業將汙水直接排入地下溶洞。今年年初,山西長治苯胺泄漏事故引發的河流汙染,波及山西、河北、河南三省,惡性水汙染事件不斷發生。

地下水占中國水資源總量的1/3,中國地質調查局專家在國際地下水論壇的發言中提到,全國90%的地下水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汙染,其中60%汙染嚴重。有關部門對118個城市連續監測數據顯示,約有64%的城市地下水遭受嚴重汙染,33%的地下水受到輕度汙染,基本清潔的城市地下水只有3%

馬軍表示,飲用水源地所受汙染尤其是重金屬汙染、持久性有機物汙染很難被傳統水處理工藝消滅。中國地下水汙染已經到了不得不正視、不得不從根本上遏制的時候了,再不治理,不僅是農村地區,城市也將難有清潔的水源。

中國政法大學環境資源法研究所所長王燦發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對于地下水的汙染,《水汙染防治法》是有專章規定的,但是,深層地下水的排汙在中國沒有明確的規範。美國有一種針對特別難處理的汙水深井灌注的技術,比如對灌到哪裏、中間會不會造成水的汙染,管理得非常嚴。

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院長馬中介紹,類似地下水汙染問題,上世紀50年代日本、美國也遇到過,這些國家都提高了排放標准等。不過汙染得到緩解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工業化完成後的産業轉移,很多汙染源消失。而中國還處于工業化進程中,汙染源難以消除。


合肥一條被水藻覆蓋的河流

農村地下水汙染嚴重

據新京報報道,在多種汙染源作用下,淺層地下水汙染嚴重且汙染速度快。2011年,全國共200個城市開展了地下水質監測,其中“較差—極差”水質監測點比例爲55%。與2010年相比,15.2%的監測點水質在變差。

馬軍認爲,民衆對地下水汙染的焦慮,折射的是地下水嚴重汙染的現狀。民間環保組織“未來綠色青年領袖協會”理事長趙亮表示,他們在海河流域做環境調查,發現已經難以找到一條幹淨的河流,汙染的河流會滲入地下水源。而各地企業利用滲坑、滲井排汙也已近20年。

“這裏沒有汙水處理廠,沒有環保監管,有的是祖輩飲用地下水的傳統!”趙亮對地下汙染威脅農村飲水安全的狀況非常擔憂。清澈的小河、透亮的井水,已經成爲記憶。趙亮在20127月對海河流域調查時,發現村民大都被迫放棄了飲用井水。

218日,中國青年报记者在山东茌平县干韩村采访发现,村民十多米深的自备井,打上来的水发黄,水面上有一层薄薄的油花。村民不敢再饮地下水。近年来,很多平原农村地区井水变味、变色的屢見報端。農村水井主要抽取淺層地下水,而地表水可直接滲入淺層,受汙染侵害最爲嚴重。

20127月,趙亮在河北霸州調查時,很多村民把汙染源指向當地的一些軋鋼廠。許多年來,城鎮、城郊和農村的一些工業企業用滲坑、滲井和縫隙排放廢水,對地下水的汙染非常嚴重。

過量使用化肥農藥、用城市汙水灌溉等,都讓土壤受到汙染,形成最大的面狀汙染源,而被汙染的河流湖泊會直接滲透到地下水源。相對于淺層地下水,深層地下水質量要優良,這也是很多城市用水的主要來源。但一些地帶的隔水層很薄,甚至開了天窗,使已受汙染的淺層水進入到深層水。城市汙水排放量增加,但處理能力不足,甚至市政管網滲漏,都會造成地下水汙染。所以,城市也是汙染的源頭之一。

環保部220日發布《化學品環境風險防控“十二五”規劃》(以下簡稱《規劃》)稱,個別地方因環境汙染出現癌症村。地下水汙染導致癌症高發甚至牛羊絕育、土地絕收的報道,也在諸多地區出現。在一些地區,汙染已危及公共用水安全。遼甯海城汙水排放造成地下水大面積汙染,附近一個村160人因水而亡;由于地下水的嚴重汙染,山東淄博日供水量51万立方米的大型水源地面临报废。即使是北京,浅层地下水中也普遍检测出了三致(致癌、致畸、致突变)物质。这些“三致”有机物在中國东部其他城市和地区很可能同样存在。

地下水汙染隱蔽難以監測,發現時往往已造成嚴重後果。“我們的情況很嚴峻,這是一個機會,希望不要再錯過。”馬軍希望濰坊排汙事件引發的關注能夠推動整體環境制度的完善。


福建上杭縣一座銅礦,工人們正在給一個泄露的汙水池排水

癌症多發地即汙染最重地區

據《鳳凰周刊》報道,上世紀90年代以來,衆多城市的城郊結合部因爲交通便利和勞力便宜而成爲工業區或者工業園,導入了化工、制造等汙染企業,制造了大氣汙染、水汙染、土壤汙染等問題。長年的汙染積累後,傷害終于爆發,2002年以来,“癌症村”、“怪病村”现象在中國各地频频出现,尤其是广东、浙江、江苏等经济发展较快的省份,GDP增長和“癌症村”增加之間呈現伴生關系。近兩年來,更增添了向內地資源省份蔓延的趨勢。這些“癌症村”集中處于工業區周邊或城市下遊,形成對城市的一種恐怖的包圍。

大量的流行病學調查和毒理學研究證實,環境汙染可引起人體急性中毒,也可導致慢性危害,具有致突變、致癌、致畸、致生殖障礙等遠期效應。2008年,卫生部和科技部联手完成的第三次中國居民死亡调查报告显示:癌症已成为中國农村居民最主要死因之一,其中与环境、方式有關的肺癌、肝癌、結/直腸癌、乳腺癌、膀胱癌死亡人數明顯上升,其中肺癌和乳腺癌上升幅度最大,過去30年分別上升了465%96%。在未來20年內,癌症死亡人數可能翻番。

衛生部疾病控制司在200511月透露:中國目前癌症病人超过700萬人,且每年還在新增加約160萬至200萬人。但其中“癌症村”和農村癌症病人的具體數據卻是個謎。

醫學界認爲,目前已知80%的癌症發病與環境有關,尤其是與環境中的化學物質密切相關。水是致命中樞。美國紐約史蒂文癌症中心研究員雷蒙對106名死于各種癌症的人的細胞進行研究後發現:圍繞在癌細胞的DNA周圍的水與健康人細胞周圍的水的結構是不同的。

中國饮用水水质标准较低,乡镇更低——以砷为例,目前中國判定砷超标的标准为0.05mg/L,超標人口爲289萬人,如果按照世界衛生組織的標准(0.01mg/L),中國砷中毒危害病区的暴露人口高达1500萬之多。

地下水雖屬可再生資源,但地下水更新和自淨非常緩慢,一旦被汙染,所造成的環境與生態破壞,往往長時間難以逆轉,人類還沒有找到一個十分有效的治理地下水汙染的技術。無法承受的治理成本也使得地下水汙染陷入困局。有報道稱,上世紀80年代,日本測算治理地下水汙染需要800萬億美元。

“癌症村”是“美丽中國”的疮疤

《规划》称,有三千余种化学物质对人体健康和生态环境危害严重,中國现有生产使用记录的化学物质4萬多種,其中3000余種已列入當前《危險化學品名錄》,具有毒害、腐蝕、爆炸、燃燒、助燃等性質。對化學品生産使用企業數量較多、化學品生産使用量較大、地理位置生態環境較爲敏感的區域,“十二五”化工行業規劃重點發展的區域,風險防控基礎設施和監管措施尚需進一步提高的區域,列爲重點防控區域。

重點防控具有較大環境風險和潛在危害的生産、使用、儲存和排放危險化學品的企業。對重點防控企業,通過搬遷改造、實施環境管理登記、開展清潔生産審核、加強監測監管、完善應急體系等措施,提高防控水平,降低環境風險。

經濟的發展、生態的保護、公衆的健康,這三方利益如何平衡,越來越考驗地方政府的執政能力。可事實上,對于一些地方政府而言,化學品環境管理基礎和風險底數是不是清楚並不重要,老百姓的“癌恐慌”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些化工企業可以帶來經濟效益,爲當地GDP做貢獻。生態環境的汙染、百姓的健康,似乎都必須讓位于經濟的發展。可是,經濟發展的目的最終是爲了讓公衆享受更好的生活,當百姓連基本的健康都沒了,即便經濟發展了又有什麽意義?

今年1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考核辦法》,擬對各省、自治區、直轄市落實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的情況進行考核,結果作爲主管部門對各省區市政府主要負責人和領導班子綜合考評的依據之一,每5年为一个考核期。此举标志着中國最严格水资源管理责任与考核制度的正式确立。

但是,再嚴格的制度,只寫在紙上就等于零,必須要落實到實際行動中。水汙染日益嚴重的根源在于單一追求GDP的地方政府绩效考核机制。如果再不放弃这一发展思路,水污染将演变成为灾难。“美丽中國”不是概念,而是实在的行动。面对污染恶行,我们需要有责任的监管和有力度的追责。从另一个层面说,在经济发展的同时加强生态环境保护、修正工业文明的弊端,这也警醒中國必须为GDP排毒。

(編輯組稿/畢曉甯)

© 2012 infoworkstools.com